CTRL+D快速收藏本网站,下次轻松访问!
广告
推荐:
“解剖麻雀” 新专辑收录十 跨界“大神” 雷洪71岁首拍 青春在这里成 独立唱作人曾 总有办法面对 张震岳,Mc H 李诞520发婚纱 全球首场12小时
我们的位置:主页 > 上海视窗 > 资讯 > 正文

“解剖麻雀”,上海周家渡街道打造社区智慧防疫新样本

来源:上海视窗 点击数:上海视窗 时间2020-02-24 13:12

  “最多的一天,我打了358个电话,最后脑子都是嗡嗡的回声,电话那端的居民问我为什么嗓门这么大,我说因为只有嘶吼才能发出声音。”陈纯说。

  陈纯是上海周家渡街道上南三村居委会书记,在此次疫情防控期间,这个89年的上海姑娘和她的伙伴已经在岗位上“连轴转了20多天”。

1.jpg

(陈纯在核对人员信息)

  上南三村有93栋楼,2046户,居委干部们需要了解辖区内所有外出人员的返沪情况。无论是主动排查还是配合协查,他们都需要在大量表格中寻找信息,甚至需要到楼下摁门铃核查。

  不过,在工作中他们用的最多的联络工具还是电话。

  从2月2日开始,上海推行口罩实名预约登记,每户居民一次预约可购买5只口罩,预约成功后居委可以在线通知居民购买信息。但由于老年群体占比超过4成,陈纯还是需要挨个电话告知。

  “居委会三台电话,第一批预约通知时,我们三人一人抱一个电话,从早打到晚。”陈纯回忆说。

  2月15日,上海开始第二批口罩预约,这让陈纯再次感到了压力。

  “可以用AI外呼机器人来替代人工打电话!”正在走访居委的区府办电子政务处黄得志提议,用AI技术来解放被电话禁锢的社区工作者,减少重复性的电话沟通。

  AI外呼机器人是一套智能语音识别系统,其不仅可以自动呼叫机主,将设定好的内容告知机主,同时还可以根据机主的语音回答来进行记录、判断和反馈。

  按理说,要想在这样短的时间寻找这样一套系统来替代人工作业,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

  但幸运的是,就在15号当天,黄得志找到了浦东新区协同办公平台的合作伙伴阿里巴巴——当天阿里旗下达摩院研发的“对话机器人”就接入上南三村的“口罩通知”工作。

  2月16日,该机器人呼叫了56户居民,其中有效呼叫50户;到2月20日,机器人累计通知了1500人,有效接通率在90%,大大减轻了居委的工作压力,而现在机器人电话已经开始在周家渡街道全面推广。

  “我要给他们写一封感谢信。”陈纯笑着说。

  作为居民区党总支书记,陈纯要做的工作还不止于此,她响应“线上办公、晚上开会、马上落实”的要求,通过建立疫情防控期的临时党支部,汇集党建联建人力、物力和财力资源,形成了横向到边、纵向到底的联防联控作战队伍。

  现在周家渡街道下辖的32个居民区,已经成立线上临时党支部,投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。

  房态图窥见“三端贯通”

  上南三村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这样的“技术对接”和上海浦东周家渡街道对科技的重视程度有关,他们正通过科技支撑完善政务服务信息资源整合。

  周家渡街道是浦东新区最老街道之一,下辖32个居委会,5.52平方公里约14万实有人口。

  疫情期间,周家渡街道积极联动阿里旗下的阿里云、钉钉以及上海本地科技公司瑞谷拜特等一起利用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技术,打造“科技防疫”平台,在较短时间内初显信息化防疫效果。

3.jpg

(周家渡街道工作人员查看房态图)

  2月中旬,周家渡街道“房态图”上线。

  该平台在周家渡街道原有信息化建设基础上,以房屋信息、房东信息、租客信息为底账,细化疫情防控工作“到户到人”,直观掌握32个居委关键人群情况。

  “为加强小区管控,以房管人、以车管人,是疫情防控的两个重要手段。”周家渡街道负责防控数据采集的负责人介绍说,“人员会有流动,但是房屋不会变化,我们要摸清房屋住户的往返信息,可以更便捷地确定辖区内的疫情相关数据。”

  年初三,周家渡街道成立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,其中的核心数据组具体负责“对上下级数据的收取、管理、录入和汇总”。

  数据组一方面要向居委获取主动排查的人员信息,另一方面配合公安、医院等 “协查核实”信息。

  随着疫情发展,他们的筛查范围也在不断增加,从最初对“武汉来沪人员”的筛查范围,扩展到“湖北籍人员”,到2月17日,已经扩大到全国19个城市。

  “那时我每天都需要电话催促一线居委的同事给我数据,因为上午11点要更新当天的返沪人数、新增隔离等信息,但他们需要打电话确认,还需要在十几张表格中统计,很难及时交给我。”  周家渡街道核心数据组工作人员介绍。

  幸好“房态图”上线了。

  这个基于大数据打造的房屋态势图,不仅展示房屋当前的状态,同时还可以添加具体住户的联系信息、往返日期、隔离状态等等。

  这是在“四色线下房态图”的基础上,更加精细化的“六色房态图”,“四色图”挂在每个居委的墙面上,而“六色图”则存在于“云端网络上”。

  房态图采用六种颜色来表示疫情中各类人群的不同状态,如“绿色”代表未离沪或解除预警;“红色”表示重点疫区返沪;“橙色”重点关注地区返沪落实居家健康管理;“黄色”,非重点地区返沪落实健康登记;“蓝色”其他尚未返回或未取得联系户;“灰色”,表示空关户。

4.jpg

(房态图将实物图转换为电子图)

  现在这套竖起来的“房态图”已经嵌入钉钉工作平台。

  周家渡街道、居委可以随时通过手机、电脑查阅、更新维护辖区内的疫情数据,而陈纯也不用翻着表格去查找电话号码,她只需点开相应的门牌号就可以一键呼叫屋内住户。

  在周家渡街道,信息系统的整合不仅在街道的决策端和居委的工作端,也贯通在老百姓的参与端。

  疫情期间,老百姓的口罩预约、健康登记等数据都会通过“扫一扫”的方式,录入用户信息后,居委干部可以在钉钉工作端看到自动叠加到“房态图”的标签信息,方便掌握“一张图”的实时动态。

  “通过打通居民用户端、钉钉政务工作端、供领导研判决策的数据末端,以政务信息系统资源有效整合实现数据贯通,充分发挥社区百姓的线上参与度,为服务精准化、管理精准化搭建更好服务群众的切入点和着力点。”

  周家渡街道信息化工作负责人介绍,目前街道探索推行“城市运行一网统管”2.0中视频管理在疫情期间的使用效能。通过数据转换、人工智能技术对接,将现有视频设施转换为智能摄像机,借助阿里云的人工智能技术进行分析,精准识别人流车流聚集区域的“智能管控”。并为出入口人员计数、识别口罩佩戴情况及关注车辆预警,帮助提升社区的安全能级。

  三天定稿,五天运行

  “我们5号开始搭建‘房态图’,三天定稿,五天上线运行,也算创下了一个小小的记录。”金笑天如此介绍他们开发的这套“房态图”。

  金笑天博士是上海瑞谷拜特软件有限公司技术合伙人,负责此次周家渡街道的“智能平台”搭建。

  从时间上看,此次“房态图”是从2月5日开始搭建的,但实际上,房态图背后的数据整理工作从去年就开始实施。

5.jpg

(金笑天博士在工作中)

  一年前,根据智慧社区建设标准,周家渡街道评估技术比较靠后。

  这激发了周家渡街道的“科技雄心”,一年里他们在科技方面进行了诸多尝试,希望改善街道的智慧建设进度。

  此次疫情中用到的“房态图”只是街道这一年在科技建设方面的一个展示。

  去年周家渡街道在推进智慧养老、电梯加装、公共安全等信息化项目的时候,就已经在做这种类似的地图。

  以电梯加装为例,为加强分析研判,他们将图册电子化,开发“街道加装电梯数据可视化管理平台”,对加梯工程签约、立项、施工、交付等流程进行动态跟踪和业务监管,实现“挂图作战”。

  为加快加梯信息传播,居民通过“扫一扫”二维码实名登记,在手机上就能查询加梯政策和流程,看到自家楼宇能否加装,表达加梯意愿并了解本小区加梯推进情况等。二维码公布10天内扫码已超过4万人。

  这些前期的工作为此次房态图的上线奠定了基础。

  基于从物业、居委等处积累的房屋数据,周家渡街道去年就开发了周家渡的房屋信息图。现在在这个基础平台上,他们又叠加“人员排查数据”形成了今天的“房屋态势图”。

  但“叠加数据”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,按照早前的开发方式,这需要一个专业团队花费数月的时间来开发搭建,而此次能在十天内完成,除了技术团队的努力外,更重要的一点在于他们采用了“宜搭平台”模块化的完成该系统的搭建。

6.jpg

(宜搭平台)

  宜搭是阿里云研发的SaaS企业应用构建平台,开发者可以在可视化界面上以拖拉拽的方式编辑和配置页面,表单和流程,并一键发布到PC和手机端。

  做一个比喻,此前建房子需要拿砖块来堆砌,而宜搭则将建材模块化,像板房那样,方便施工者快速搭建。

  “以前做一个可以‘前端输入、后端收集统计信息’的健康登记表,我们可能要花三天,现在用宜搭两个小时就可以做好。”金笑天说。

  而要想让房态图快速的应用到每一层的工作人员手上,还需要将现实中的这些机构、部门全部搬到网络上,钉钉就成为一个重要的嫁接平台。

  实际上,去年9月开始,浦东新区就和阿里合作,基于钉钉平台建设全区一体化的“智慧浦东”协同办公系统,目前在线通讯录已覆盖全区机关、事业单位和村居的28000多名公务人员,日活用户已超过6000人。

  周家渡街道把钉钉的一键必达、使命必达精神充分深入运用到实际工作中,每个人都成了组织在线的参与者和受益者。在疫情防控期,街道机关的所有力量下沉,联络员通过钉钉签到打卡,实行日汇报工作。

  通过组建信息化工作专班,以线上群直播方式开设防疫小讲堂、数字化防疫培训等。

7.jpg

(钉钉工作平台)

  “对于我们开发者来说,钉钉最大的好处就是实现组织的在线。”

  金笑天解释说,防疫工作的特殊性需要多层管理者,多个部门全员参加,其中涉及到区、街、居委等多个部门,这是一个金字塔形的组织架构,要想将这个组织架构完美的信息化是很困难的“如果设计不好,可能连一个通知都发不出去”。

  “而在钉钉上,我们可以把所有的用户一次性建好,建立起组织之后,再针对这些组织开发对应的应用,例如口罩预约、隔离排查、健康登记等等。”

  金笑天说,宜搭解决了业务开发的困难,钉钉解决了组织在线、沟通在线、协同在线的困难,两者结合才可以快速的搭建“房态图”。

  现在,随着房态图数据的逐步完善,“ AI外呼机器人”项目也逐步应用到防疫工作中。除了通知口罩信息外,这个“AI机器人”已部分参与严格居家管理户的电话问询工作。

  居委人员设定时间后,“AI外呼机器人”会同时拨打多个重点关注对象的电话,问询其当天的体温数据或者是否外出。

  “人们接到机器人电话也会觉得很新奇。”陈纯说。

广告
广告

最新图片

“解剖麻雀”,上海周家 战场上的乐茶人 再捐爱心款防控新冠肺炎 为了相见在春天|献给奋
广告
广告